曼联、拜仁、意甲赞助商,实力雄厚,安全可靠。平台稳定,速度快,活动多。足球,篮球,电子竞技,真人视讯,棋牌,游戏,美女....应有尽有!

最新文章

5000万出售登贝莱巴萨只能拿到3000万?这笔交易多特赚大了!

  不久之前,美媒TheAthletic曾报道过,如果曼联无法签下桑乔的话,有可能会考虑巴萨边锋登贝莱。对此,德国媒体表示,如果登贝莱离开巴萨的线万欧元,而且根据当时达成的协议,多特还能得到其中2000万欧元的转会分成。这也就是说,巴萨只能拿到3000万欧元!

  2017年夏窗,巴萨为了得到登贝莱,向多特支付了1.05亿欧元的基础转会费,另外还包括了4000万欧元附加条款。其中2000万欧元和出场次数挂钩,另外2000万欧元则属于二次转会分成。如果今夏巴萨出售登贝莱,这2000万欧元将立即支付给多特。

  看到这样的消息,巴萨高层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。这笔率先打破队史引援纪录的转会已经很难再兑现其价值了,但没想到巴萨高层想要及时止损,也只能拿回一个“零头”。有巴萨球迷直接吐槽道:“巴萨在转会市场上的操作,比被利物浦4-0大逆转还要丢人”,而其他俱乐部的球迷则感慨道:“多特这笔交易,赚大了!”

  对于登贝莱,巴萨高层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。一笔上亿的转会,如果就这样半价甩卖了,最后只能拿回3000万欧元,面子上肯定挂不住;但如果继续留在队里,高薪是一个问题,他能不能持续地在场上证明自己也是一个大问题。加盟巴萨的3年多时间里,登贝莱有超过一半多的时间与伤病做斗争。他不是没有天赋,只是他的身体太脆弱,无法支撑他去兑现天赋。

  其实,媒体报道的曼联感兴趣的传闻肯定是子虚乌有的。曼联想要补强右边锋不假,但绝对不会将目光对准登贝莱,因为没人敢接这个盘。不是怀疑他的潜力以及能力,而是在对抗更加激烈的英超,面对身体硬朗,强调身体接触的后卫,登贝莱受伤的风险会更高。除了曼联,其他英超豪门更加不可能在今夏求购登贝莱了。

  因此,对于巴萨高层来说,今年夏窗将登贝莱推向转会市场肯定是不明智的。如果巴萨5000万欧元出售,只能拿到3000万欧元的话,不如再留一年。如今巴萨的前场缺乏速度,这恰恰是登贝莱的强项。塞蒂恩比较擅长培养年轻球员,他也比较欣赏登贝莱的技术特点。没准下赛季,这位饱受质疑的天才会重新焕发活力呢。

詹:瓜帅当年坦诚告知我机会不多 因此离开拜仁

  直播吧7月13日讯 在上赛季冬窗期,埃姆雷-詹在离开德甲将近6年后回归。詹在采访中谈到了自己当年与瓜迪奥拉谈话后选择离开拜仁的原因、自己在意甲和英超效力的不同感受以及选择加盟多特的原因。

  对于在国外踢球的经历,詹表示:“我非常感谢我人生每个阶段获得的经验。我作为一名球员和一个人都成熟了。在国外的这几年是非常棒的。”

  对于在利物浦和尤文效力时学到的东西,詹说道:“在英超涉及到的是要踢好的足球,要有放铲、要有精确的长传球。在意甲则不同,在那里战术的位置更重要。”

  在2013年时,当时19岁的埃姆雷-詹就在拜仁上演了职业生涯的首秀。詹表示自己从小就是非常有野心的球员:“我在当时非常专注于获胜。在我15岁来到拜仁时,我一点都不害怕。遗憾早逝的施特凡-贝肯鲍尔是我当时的教练。一些日子之后我就到U19参与训练,不过我在U17踢球,之后在16岁时我就到U19踢球了。我成熟、高大、有天赋。在我成为职业球员的第二年,瓜迪奥拉来了。”

  对于最终选择离开拜仁,詹透露自己与瓜迪奥拉有过对话:“我相当直接地去问他我的机会如何,他则对我非常坦诚,告诉我情况不会容易。我很清楚,对于我的发展来说重要的是,我需要出场比赛,并且尽可能少地坐在替补席上。勒沃库森的报价则来得正是时候。”

  埃姆雷-詹以500万欧在2013年夏天转会勒沃库森,在一年后以1200万欧加盟利物浦,他在2018年自由转会到尤文图斯。多特则在今年以先租后买的形式签下了他,转会费2500万欧。詹:“我对多特蒙德一直很有好感。我当时想转会去一家我对于它是重要球员的俱乐部,去一家在那里我能被需要的俱乐部。在多特蒙德就是这样的情况。多特蒙德很适合我,而反过来也是一样的。”詹与多特的合约到2024年夏天。

主席吐槽德甲无聊!矛盾的50+1政策维稳市场却又失去发展动力

  近日,德国足协主席凯勒接受采访时谈到德甲现状,对德甲进行吐槽,凯勒认为现在的德甲联赛无聊到打哈欠,总是拜仁夺得联赛冠军和德国杯冠军,这样的现状对德国足球不利,对德甲联赛发展不利。凯勒似乎引起共鸣,德甲整体确实呈现出一潭死水之相,缺乏生机。而德甲呈现当前现状,主要矛盾是因为独有的50+1政策,其限制住德甲开放式发展,让太多球队安于现状。

  对于德国足球职业俱乐部的50+1政策,简而言之,投资者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拥有超过50%股权,但投资者的表决权必须低于50%。比如霍芬海姆老板霍普,拥有高达96%的控股权,却只有49%的表决权,其数字1并不是指代具体,而在霍普这里就变得很具体。霍普是个野心勃勃的投资者,一直致力于加大力度投资霍村,却受制于50+1政策。虽然近些年霍普的很多投资都得到俱乐部支持;但霍普经常遭到多方面抵制,并不能放开手脚施展抱负。

  投资如同赌博,有的投资者本身就背负债务,所以俱乐部方面主要是害怕投资者出问题。一旦投资者出现危机跑路,球队极可能遭遇毁灭性打击,很多俱乐部宁愿这样平稳度日。像霍普这样得到俱乐部支持投资的是极少数,毕竟霍普经营霍芬海姆太多年,从业余球队一路走来,确实不容易。霍芬海姆只是个例,其余多数球队是支持50+1政策,安于现状,不让球队冒险,能在德甲作为二流球队就很满足。

  德甲50+1政策是在1998年全德俱乐部高层代表会议上提出,从1999年1月1日正式生效,迄今已超过20年。上世纪九十年代足坛巨变,博斯曼法案出台,催生商业化足球快速发展,欧足联也对此进行多项改制。面对商业泡沫化足球冲击,德国足协适时推出50+1政策,当时对小俱乐部确实起到保护作用。不过德甲因此错失关键的发展阶段,即后来意甲因电话门事件衰落,全面商业化的英超独占鳌头,西甲紧跟节奏。

  当时德甲其实拥有绝好机会,但受制于政策限制,中小俱乐部根本没有投资,所以才会出现霍芬海姆一鸣惊人。拜仁慕尼黑在各方面都拥有一定实力,始终能够在欧战赛场占据一席之地,而多特蒙德也昙花一现。如今意甲逐渐复苏,德甲将再次纯粹的沦为老四,更关键的是当前德甲还缺乏生机,除拜仁之外,多数球队安于现状,并没有真正发展壮大之心。而莱比锡RB和霍芬海姆是真心想要发展,却又被捆住手脚,难有大作为,上蹿下跳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对于50+1政策是否过时,几年前都饱受质疑。如今德国足协主席虽没有明说,其言外之意也很明确,就是指50+1政策限制发展。当前五大联赛局势,西甲双雄争霸,马竞不甘示弱,西甲三强近些年玩得风生水起。英超从不缺话题,群雄逐鹿,上赛季全面包揽欧战冠亚军,呈现空前盛世。意甲吸引力正在复苏,多支球队崛起,尤文独大将于下赛季破局。更让德国主席担心的其实是法甲,这个五大联赛凑数的小弟正在崛起,若马赛的收购完成,法甲格局将大幅改变,还会带动其他投资。综合来看,德甲安于现状似乎太过保守,多数球队不求冠军只求保级。线政策,维稳市场却又失去发展动力。

詹:我一直就对多特有好感我也是个喜欢领导别人的球员

  虎扑7月12日讯多特蒙德中场埃姆雷-詹日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了他加盟球队的决定和领导力。

  詹说道:“我一直就对多特蒙德有好感,我想要去一个自己可以成为重要球员的球队,多特蒙德就是这样的球队,多特蒙德非常适合我,反之亦然。”

  关于领导力,詹表示:“沙欣曾经说过,我也很认同,那就是你在学校的时候就能够看出来哪些人是只考虑自己,哪些人是还会考虑别人的人,如果有人扮演的是领袖角色,你是能够看出来的,我想要帮助球队,并且为成功贡献自己的力量,我在多特蒙德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”

希帅:拜仁没有暴露弱点 其他球队想夺冠是很难的

  直播吧7月13日讯 在接受多特球迷网站schwatzgelb.de的采访时,多特和拜仁两队的功勋主帅希斯菲尔德表示,在拜仁没有表现出弱点的时候,其他球队想赢得德甲冠军是很困难的。

  19/20赛季下半程17战16胜的出色表现让拜仁拿下了德甲8连冠,希斯菲尔德说道:“(对于其他球队而言)这当然是不幸的,拜仁在秋天比较糟糕的阶段之后重新回到了好的状态,并且不再展露出弱点。”

  希帅直言只有当拜仁露出弱点时,其他球队才有夺冠的机会:“拜仁有出色的球员,如果他们能拿出全部的实力,那么对于其他球队是非常困难的。对于多特蒙德也一样,他们总是有一支非常年轻的球队。”

  希斯菲尔德还回忆了自己在1995年与多特一同赢得的第一个冠军:“那当然是非常特别的时刻。那是一种情绪的爆发,我流下了泪水,这不是我通常会有的表现。我也不想哭,但那是非常强烈的感受,因为所有的压力都释放了。”

  那个赛季多特直到最后一轮比赛才锁定了冠军,希斯菲尔德说道:“那是一种你在那样的时刻里会体验到的疯狂感觉。现场球迷的反应是很激动的,他们翻越了围栏,他们冲进了场地内。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。你都感觉自己有点广场恐怖症了。人们是如此地激动、兴奋和乐得发狂,这是难以想象的。”

  “人们在这座城市里和在波尔思科广场的庆祝游行中所经历的一切,全都是不可思议的。球队与居民之间的联系在那一刻是无与伦比的。我之后也和拜仁一起经历过赢得德甲冠军,但那则有些像一次朋友的郊游。”